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陳加利 | 5th Dec 2018 | 體育版 | (12 Reads)

友人對近年來香港接連發生的事件甚為失望,打算移居他方,筆者建議他只揀有馬跑的地方便成,因為賭博自由正是個人自由其中一環,如果一個地方連人民如何運用自己金錢的權利也剝奪的話,更遑論民主和人權了。現時除了阿聯酋外,幾乎全球所有地方的賽馬運動都涉及賭博,而絕大部份都尊重人民的經濟自由。

另一方面,賽馬運動涉及龐大的金錢利益,需要有公信力的機構監管,而機構必須受完善的法制保護和制衡,才能不受干預地運作,所以獨裁國家沒有發展賽馬的土壤,因為執政者一言而為天下法,政策隨時朝令夕改,公權力經常凌駕制度,而且政權往往和貪污掛鈎,誰有信心真金白銀在這些鬼地方投注?所以賽馬行業愈加蓬勃的地方,愈是宜居之地。今晚是國際騎師錦標賽,參與盛會的騎師來自多個有馬跑的國家,要是考慮移民的話,不妨在此中尋。


陳加利 | 15th Nov 2018 | 體育版 | (16 Reads)
筆者的愛隊日職川崎前鋒2017年以球差後上僅勝同分的鹿島鹿角,戲劇性地首次奪得聯賽冠軍後,今季表現略不如前,季中已被廣島三箭遠遠拋離,眼見其蟬聯無望,持續分段投注的聯賽冠軍彩票幾乎篤定報廢之際,到九月中旬,長踞榜首的後者開始發球瘟,連續七場非和即敗,被表現相對穩定的川崎前鋒後來居上奪標,可謂世事無絕對。所謂Keep calm and carry on,此句英國在二次世界大戰處於下風時對國民的宣傳口號,放諸四海皆宜,尤其在賭博世界,低調、勇敢、處變不驚比起所謂贏谷輸縮高層次。

陳加利 | 10th Nov 2018 | 生活版 | (16 Reads)

馬會為了遷就轉播周日的新加坡賽事,安排賽事在周六舉行,巧妙地避開了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的「和平紀念日」。

香港自1919年起,每年的1111日已訂為「和平紀念日」,無奈時移勢易,主權移交後,紀念二戰結束的「香港重光紀念日」的公眾假期由佛誕取代;並將其紀念儀式合併到「和平紀念日」舉行,猶幸這個日子至今尚未易名。按傳統「和平紀念日」前一天的星期六(亦即今天)都會舉行賣旗籌款,而所售賣小紅花Poppy大有名堂,源自1915年時,加拿大軍醫John McCrae上校在比利時戰地執勤,其好友Alexis HelmerFlanders陣亡,他見到漫山遍野的Poppy,不禁聯想到戰壕間血流成河的慘況,便寫下廣為傳誦的詩篇《In Flanders Fields》,詩句行間提及了這種屬於罌粟花類Poppy其後佩戴仿製Poppy的襟花輾轉成為大家悼念戰爭英魂的傳統。今天大家觀賞賽馬的同時,不妨在港島區的街頭買這朵精緻的小紅花,以紀念昔日為和平作出犧牲的烈士

 

 

陳加利 | 4th Nov 2018 | 生活版 | (21 Reads)
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先生於上周二逝世。話說筆者的學生時代,金庸小說頗受歡迎,在學校的圖書館經常一書難求,其他作家的武俠小說則乏人問津,筆者惟有退而求其次。可是,還珠樓主艱澀深奧,梁羽生陳腔濫調,而古龍則行文抽象,最重要的是字數較少,正合少年時的速食心態。豈料一讀成癮,花了半個學期便把所有古龍作品讀完,後來再看金庸小說,反而覺得滿不是味兒。金庸和古龍小說的最大的差別是前者的武林世界結構完整,而且不時滲入了歴史背景,主角們不是為國為民的大俠,便是大情大性的英雄豪傑;而且故事甚具格局,活像為成年人而寫的童話。而後者的主角多是悲劇人物,各有不同程度的性格缺陷,縱情酒色財氣背後往往是疲倦和寂寞。難怪師長推薦給學生的課外書,一定是金庸而非古龍。然而古龍的故事看似虛幻,但比起金庸小說更加切合人性。

陳加利 | 21st Oct 2018 | 時事版 | (30 Reads)
對於不能完全禁絕而且需求龐大的事情,與其耗費大量司法資源去壓制,倒不如將其規範化或者寓禁於徵。香港開埠以來不乏這樣充滿政治智慧的例子,如禁賭後容許民間持牌經營麻雀館、禁娼後讓一樓一鳳在法律狹縫生存、為取締成行成市的字花而授權馬會開辦六合彩、為打擊非法足球外圍而開辦的足智彩,都是近似的概念。可是特首林鄭月娥卻反其道而行之化身現代林則徐,在施政報告中明確表示禁絕電子煙,更謂未來禁止傳統香煙並非不可考慮,雖然贏盡保守團體的掌聲,卻令向來以自由見稱的香港褪色。反觀地球另一端的加拿大,總理杜魯多實踐了他的競選承諾,突破重重障礙,於周三宣布大麻合法化,此舉除了創造稅收外,更大大減輕了處理有關大麻案件的社會成本,當然亦會產生尚未浮現的壞影響。兩者孰優孰劣,則視乎觀點與角度。

陳加利 | 13th Oct 2018 | 時事版 | (64 Reads)

特區政府打算建造大型人工島,按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的說法,這是「逆天而行」。《舊約聖經》創世記第十一章中有個故事,當時所有人都是說同一種語言,可是在大洪水後,人們決定建造一座能夠通天的「巴別塔」,此舉觸怒了上帝,所以就把他們的語言打亂,並把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。「明日大嶼」計劃的成敗,足以影響香港未來的興衰,究竟它會否是是「巴別塔」的翻版,並榨乾了政府的儲備,終令土生香港人流徙各地?相信政府的話,便「請跟我來」, 否則就要搵夠就走。


陳加利 | 26th Sep 2018 | 生活版 | (130 Reads)
季前和友人小聚,談及今季潘頓一人獨大的情況,筆者提出新騎師利敬國假以時日可與其抗衡,友人不大認同,覺得他既在晨操失場又在騎師競跑接力賽中仆倒,絕非好兆頭,不宜寄予厚望。可是過了五個回合他已贏出五場,似乎已打穩陣腳。其實上季莫雷拉決定離港時,筆者已撰文指出利敬國有力成為其接班人。看好他是真實原因是他在南非出賽次數少而贏馬多,而出賽少的原因是犯規太多。賽馬運動競爭激烈,陣上不能太君子,必須忘我地爭勝,可以說愈「茅躉」的愈是好騎師,就如當初來港的莫雷拉經常犯規而被罰停賽,而潘頓更經常善用賽事規例中的灰色地帶,合法地把主要對手玩弄於股掌之間。觀乎利敬國來港後卻收斂不少,走位小心翼翼,若將來見到他頻頻因阻及他駒而受罰的話,就是更上一層樓之時。

陳加利 | 5th Sep 2018 | 生活版 | (22 Reads)

開鑼日早上接到平時甚少投注的朋友來電,他告知晚上夢見生前熱愛賽馬的外公,所以他揀選了利敬國坐騎「人間尋夢」來投注,因為馬名和夢境呼應;筆者開季前已對這位新騎師有好感,當然會小注跟進;結果雖然「人間尋夢」落敗,但利敬國仍頭威頭勢兩捷,表現不俗此君平衡力甚佳,轉鞭甚為敏捷,當完全適應香港環境後,絕對有資格成為莫雷拉接班人,趁他未走紅前,要好好把握投注機會。而朋友的夢兆算是間接實現了,只是他自己未能把握而已。

副刊版的康子前輩屢次提及夢兆之說,尤以夢中殺人見血為橫財最為應驗,事緣月前筆者做了一個惡夢,夢中親手把某位立法會議員吊死,過程殘忍,筆者醒來反覆思量,嘗試參透箇中玄機,驚覺那位議員的姓氏的英文字首,剛巧就和自己持有的美Square的股票代號次字相同,其股價近日屢破新高,巧合之處令人嘖嘖稱奇   

陳加利 | 5th Sep 2018 | 生活版 | (15 Reads)
家中小朋友於今個學年轉校,同學的家長得知後,紛紛在WhatsApp 群組發文道賀,字裡行間隱見逃出生天之意,其實舊校屬金漆招牌的傳統小學,雖然學生不多,但師生關係密切,校方又肯廣納眾議,的確是個學習的好地方。然而仍要安排小朋友蟬過別枝,本意是希望其於不同教育模式和學習環境下有更佳表現,絕無舊校不如新校之意;其他家長的孩子仍在舊校求學,相信也認同其教育理念罷,看著他們的留言,答謝之時總有點情何以堪。 馬場亦如是,每年抖暑期間,都有不少馬匹因爲種種原因轉廐,部分能立即贏馬,並不代表上手練馬師技不如人,因為人馬總要些緣份才能盡展所長,可能是行運醫生醫病尾,亦可能是遲熟馬轉廐後才步入黃金期,所以轉倉後扶搖直上,亦應歸功前度保養得宜。

陳加利 | 10th Jun 2018 | 體育版 | (12 Reads)

驚聞莫雷拉下季不再續牌,決意東渡發展,坊間議論紛紛,不過,他在友報的訪問已經說明當初來港時只打算留下最多兩年,如果他說的是真話,似乎其去意並非霎時決定。

 

莫雷拉對投注額有舉足輕重的作用,難怪馬會對其的表現亦特別著緊,去年應家柏在國慶日賽後點名指出,莫雷拉作為公司騎師,應以本地賽事優先,頻頻在賽事期間的空檔往外地客串大賽,行色匆匆可能影響狀態和表現;也許就此就埋下了莫雷拉離巢的伏線。

 

應家柏在位十一年,最大成就是令投注額大升,除此之外,就是製造了三個神話,一是馬匹「巴基之星」,二是蔣嘉琦,三是莫雷拉,他們的動態會佔去報章頭版位置甚至電視新聞時段,吸引到從未接觸賽馬的人去關注,在馬迷年齡老化的年代,製造噱頭去「做大個餅」,絕對比入場送紀念品這些行禮如儀又浪費資源的宣傳方式有效。而他們當中最和投注額扣連的非莫雷拉莫屬,有他在陣的場合必定旺丁旺財。

 

既然莫雷拉去意已決,應家柏的當前急務,是要再「造神」,以保住來季的投注額,但是神從何來?吹捧「巴基之星」只是延續了城中熱話和維持馬會形象,無助於投注額;而當年捧紅蔣嘉琦的方程式含有性別元素,已極難複製;而下季獨大的潘頓則缺乏魅力,就算做了冠軍亦難以改變大眾對他的觀感;而環顧現役騎師當中,更無人有大紅大紫的潛質,要「造神」唯有向外地好手打主意,但名氣與朝氣並存的騎師怎會甘心屈居於此?當年戴圖理和文羅齊名,一個求名一個求利,前者回歐洲發展成了頂級騎師,後者留港風光了一陣子便黯然退下,這樣的地方怎教雄心萬丈的騎師留下?

 

應家柏要「造神」必須不拘一格,邀請年輕、膽正命平、而且有近績參考的的騎師來港,就如當初的莫雷拉一樣;本來澳門的前領騎師馬雅就是最佳人選,上季到澳門客串時已技驚四座,他和莫雷拉同是巴西騎師,二人履歷相近,不過他亦有污點,港澳盃賽馬日因未盡全力策騎「潮州小子」被罰停賽四天,可能因此未有申請下季騎師牌照。

 

在來季新騎師名單中,純看紙上資料,以南非新秀利敬國最有潛質接替莫雷拉的位置,假如季初表現對辦,隱形之手又肯扶他一把的話,不難成為下一個「造神運動」的主角,除為了保住投注額外,更要藉「造神」來維持馬圈生態平衡。


陳加利 | 13th Mar 2018 | 政論版 | (39 Reads)
立法會補選塵埃落定,賽果平淡。大部分人投票時不是狹隘地黑白二分,便是埋沒個人意志和良知,誰會認真看待候選人的政綱?要提高香港人的政治意識,最直接的方法是搞政治博彩,必定吸引更多市民關心政治,到時每個政客的政治論述對議題的取態和投票紀錄,都會像馬經版的往績表般羅列人前。而投票和投注不同之處,就是投票純是看個人喜惡,而投注則是要去計算大多數人的意願如何,利之所在,投注的市民怎樣也要花點時間抽離地仔細分析社會民情,間接令全民參與政治;而且用真金白銀堆砌出來的賠率,一定比由學者主辦的民意調查或各有立場的媒體更能反映當前局勢。可是香港的道德氣候,令此難以成事,而且管治者又豈會希望社會民智大開?

陳加利 | 5th Mar 2018 | 政論版 | (22 Reads)

財政預算案宣佈後,針對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的惡評如潮。客觀地看,前朝同樣坐擁龐大盈餘,惠民政策甚至更吝嗇,可是陳茂波的民望卻比他們還低。陳茂波出身並非顯赫,卻能逐步向上爬至權力核心,這種窮小子憑著自己努力而成功的勵志故事,向來香港人都非常受落,可是落在他身上卻收視大跌,更予人「水鬼升城隍」之感,除了因為他曾捲入多宗利益衝突醜聞外,其個人魅力不足,才是主要原因。

 

馬場中的潘頓亦如是,他雖然成績名列前茅,陣上取位機動,屬智慧型的騎師;惟他不時改變馬匹跑法謀突破,勝出時也許會贏得瞬間的掌聲,可是一旦落敗就成為了具爭議性的賽事,難怪多屆最受歡迎騎師都沒有他的份兒。魅力這回事是很抽象,不是單憑努力便成,就算陳茂波和潘頓更上一層樓,亦難以改變大眾對他們的觀感。


陳加利 | 3rd Mar 2018 | 時事版 | (14 Reads)
按女權主義者的邏輯,消費社會不再以男性為主導,故此必須消弭物化女性的活動,企業為保形象,鮮會與其硬碰。早前,一級方程式賽車以符合世界潮流為由,決定在下個賽季不再聘用賽車女郎。賽車女郎是經過嚴格挑選,既要身材又要樣貌,而且必須對賽車有認識和熱誠才能勝任這份工作,然而大家只視她們為花瓶。要知道花瓶不一定沒腦,但樣子平庸亦未必有腦,這是很多女士心知肚明的事實,只是平庸者眾,大多會靠攏女權主義這一套,起碼對自己無損,令這夥人日益跋扈,把政治正確提升為霸權,令愈來愈多事情要矯枉過正,讓人不勝其煩。近年,馬會也聘用不少靚女投注助理,作用和賽車女郎大同小異,見到她們在馬場內遊走,確實賞心悅目。賽車場和馬場皆有平台讓靚女們發光發亮,如果為了不許物化女性而要她們消失,這些勞動力只會錯配在其他地方,絕對是資源浪費。

陳加利 | 21st Feb 2018 | 體育版 | (8 Reads)
在沙圈除了看馬匹狀態外,看人的氣色亦是揀馬法門。高伯新今季只贏16場頭馬,位處龍虎榜中游,不過其出馬只有173次,勝出率卻超過9%,差不多每十匹贏一匹,和前領馬房不遑多讓;比起上季只贏20場頭馬,算是谷底反彈!話說回頭,上季在沙圈見高伯新的氣色確實一般,氣色甚至和某位已經散倉的前練馬師相若,難怪成績如此;不過踏入今季後,見到他變得容光煥發,經常一副躊躇滿志的模樣,和上季比較簡直是判若兩人,其成績果然和氣色成正比例地上升;高廄馬今時不同往日,時刻要優先留意。

陳加利 | 7th Nov 2017 | 時事版 | (24 Reads)
《國歌法》即將引入香港,有馬迷關心到在馬場內奏國歌時,會否誤墮法網。其實不必多慮,因為從未聽聞有人在馬場內噓國歌,馬迷只會對大熱倒灶的騎師喝倒采;而奏國歌時,通常是國際賽時港隊馬匹勝出後的頒獎儀式,一般馬迷對此等場面興趣不大,這個時候亦是派彩作實之時,馬迷通常都會往派彩窗輪候派彩、趁此空檔去購買小食飲品、或者去洗手間等等瑣事,甚少人駐足觀看。如非奉其正朔,大可在聽到大會司儀提醒觀眾站立時識趣地離席,就當他是喪禮的堂倌在蓋棺前請生肖相沖的親朋戚友轉身罷,別因惱人的意識形態差異而影響自己心情與運氣,這些事應迴避為妙。

陳加利 | 4th Nov 2017 | 時事版 | (13 Reads)

香港初中歷史科課綱諮詢是否迴避敏感內容,令人質疑。

歷史內容來自不同意識形態的軼事和文本,當中必有差異和矛盾,史學家的任務是篩選和拼湊,因詮釋角度得罪權貴時而有之,司馬遷撰寫《史記》時令漢武帝不悅,埋下了日後慘遭宮刑的伏線;正史向來是為當權者服務,真相從來無關宏旨,所以不要苛責中史課程修訂專責委員會吮癰舐痔,因為他們窮其一生精力都不會有司馬遷的成就,犯不著承受他一樣的苦難罷,畢竟是打份工而已。 

陳加利 | 14th Oct 2017 | 時事版 | (57 Reads)
坊間對性交轉運案的反應,都聚焦於訕笑事主的愚昧。其實任何轉運方法,都不過是加強自身信念的手段,成功與否全依賴當事人的堅持和幾分運氣,和儀式本身全無物理上的關係。以案中事主而言,假於她心願達成,當然不會報警,日後更對這種回事堅信不移,以謬誤為真理。不過,筆者並非否定性交轉運的成效,如果媾合對象是充滿正能量的人,不難從其身上沾染喜悅,事後當然身心暢快,福至心靈;這和孔子所說的「友直,友諒,友多聞」有異曲同工之妙!

陳加利 | 15th Sep 2017 | 時事版 | (36 Reads)
香港的市花是洋紫荊乃本地獨有植物,1965年被市政局選為市花。香港主權移交後,《基本法》的中文版,洋紫荊竟寫成紫荊花。洋紫荊和紫荊花根本是兩個不同的物種,洋紫荊學名為Bauhinia x blakeana Dunn,屬羊蹄甲屬,乃本土植物;而紫荊花學名為Cercis chinensis Bunge,屬紫荊屬,是外來植物,兩者無論在物種還是外型都完全不同。可是,《基本法》的英文版本卻用上洋紫荊的英文名稱bauhinia,而區徽、區旗、硬幣、金紫荊廣場的雕塑和榮譽授勳的紫荊勳章,都是以洋紫荊為設計樣辦。把洋紫荊的「洋」字刪減,不是張冠李戴的低級錯誤,而是只求政治正確不惜指鹿為馬的決定,可悲的是九七後此等混淆視聽的事情已成常態。三十多年前許冠傑名曲《洋紫荊》其中的一句歌詞「讓洋紫荊永遠盛放,永遠是原狀」,看來不易實現。 (閱讀全文)

陳加利 | 14th Mar 2017 | 體育版 | (89 Reads)
上周六,神奇小子曹星如與日籍拳手對戰,爭奪得廿一連勝紀錄,賽事中他陷入苦戰,被對手擊中左耳後更一度失聰,全憑體力和鬥志硬撐到第八回合,才能擊倒對手。賭馬之道,亦與拳賽有異曲同工之妙,應付頻密的賽程耗力不少,手風不順時像連環中拳;可是命中一場冷馬足以扭轉整季戰况,就如曹星如把握到一次機會KO對手一樣,所以注碼必須和賠率背逆,投注熱門宜小注,耐心等待冷門心水出現時才重槌出擊。

陳加利 | 23rd Nov 2016 | 時事版 | (43 Reads)
中史科應否獨立成科引起爭議。香港的中史課程設計向來都是視野狹隘,描述每個朝代幾乎是千篇一律,首先為開國歌功頌德,盲目灌輸大一統觀念,然後說如何經歷盛世和太平日子,接著就是君主荒淫無道或疏於政事,結果亡國,循環復循環,沒有認真地從經濟,社會,政治等角度縱向地探討國家的盛世和衰亡。莘莘學子只是忙於背誦人名地名和描述性的歷史過程來應付考試,就如馬迷拿着賽績表只看馬名和名次,不理該日形勢與賽果的互動,也不去比較賽事水平。中史應否獨立成科不是重點,最重要是大刀闊斧地改革課程。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