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陳加利 | 4th Nov 2017 | 時事版 | (13 Reads)

香港初中歷史科課綱諮詢是否迴避敏感內容,令人質疑。

歷史內容來自不同意識形態的軼事和文本,當中必有差異和矛盾,史學家的任務是篩選和拼湊,因詮釋角度得罪權貴時而有之,司馬遷撰寫《史記》時令漢武帝不悅,埋下了日後慘遭宮刑的伏線;正史向來是為當權者服務,真相從來無關宏旨,所以不要苛責中史課程修訂專責委員會吮癰舐痔,因為他們窮其一生精力都不會有司馬遷的成就,犯不著承受他一樣的苦難罷,畢竟是打份工而已。